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五)

作者:admin人气:1251来源: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五)

作者:scote216(思考兔) 2014年5月17日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6154 连接:thread-9072669-1-1.

(五)雨嫣

我叫唐语嫣,20周岁,淮城本地人,淮城财经学院会计系大二学生。

父母原来都在市无线电厂工作,国企职工,虽发不了财但也衣食无忧。后来, 厂子倒闭了,母亲身体不好,只能去给人家做钟点工,父亲先后去了几家私人电 子厂上班,后来其中一家老板卷款跑路,拖欠了一年的工资都没着落,那段时间 老实巴交的父亲经常一个人喝闷酒,嘟囔自己没用,没钱寄给乡下的奶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很早就知道了家境的艰难,我从来不吵着向父母索要 芭比娃娃什么的,也从来不要求漂亮的新衣服,我知道家里买不起。高中的时候 我就到一些快餐连锁企业兼职,虽然挣得不多,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可以帮 到家里。

我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从初中的时候我就经常收到情书,但是我不敢奢望 爱情,因为我要努力考大学,容不得半点分心。高考的时候,由于心理压力过大, 我发挥失常了,只考上了个二本院校,不过好在就在本市,方便回家。

有一天和闺蜜上街,看到了一家茶室招兼职,就一起进去面试。面试的人就 是老板,吕先生,他看起来很随和,也很有大叔范儿。我那天表现不错,被录用 了。

吕老板发给我一本茶道方面的培训教材,让我回去看,鼓励我说这个没问题, 很容易就能学会的。

之后的几天我每天都来,培训了大约一周时间,我上岗了。第一天上班就很 顺利,我穿上了旗袍,姐妹们都夸奖我的腿真美。那天接待了两拨客人,推销出 去了一盒茶叶,得到了100元的工资加提成。我很开心。

顺利的上班两个多月了,感觉这里的同事和老板都很照顾我,尤其是吕老板, 经常给我们带点小吃回来,甚至有时候让我拿回家带给母亲,因为我有一次无意 中提过她很爱吃这些。

一个月前的一天,有个熟客韩松点名要我去服务。但是他喝多了,不顾他两 个朋友的劝阻,上来就抱着我不松手。我知道他喜欢我,曾经给我送过花,也知 道他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了,但是我不爱他,不知道为 什么。这时候吕老板知道了,过来拉开韩松,把他赶到门外去了。然后吕老板还 回来专门安慰我。我突然知道为什么不爱韩松了,原来我慢慢喜欢上了老板,尽 管他的年纪比我父亲还要大,但我喜欢他的那种成熟和细腻,给人一种值得依靠 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我应该对他好一点,毕竟是这辈子第一 个喜欢的异性。于是我经常去找他,帮他收拾办公室,给他沏茶,侍弄花草。

十天之前,母亲的一个雇主打电话给我,说母亲突发脑出血,他们已经叫了 120了。

我慌了,怕母亲就此离去。随即我又想到家里可能没有看病的钱了,虽然医 保能够报销一部分,但是首先得先交钱,完了才给报销,而报销也只能报6成, 其余四成也是一笔很重的负担。

我六神无主的时候,看到了吕老板在办公室。我硬着头皮去找他借钱,当时 我心里很忐忑,毕竟我短期内没有偿还的能力。

没想到吕老板一口答应了,通知财务给我拿来了钱,连个借条都没让我打, 而且直接开车送我到医院去。

由于抢救的还算及时,母亲的病情稳定了,但是还要住院。父亲晚上来陪床, 我每天去一次,经常是白天去,陪母亲聊聊天,照顾她吃饭、打点滴。

我觉的我应该报答吕老板,所以我下了决心,把自己奉献给他。他的老伴过 世已经有几年了,一直没有续弦,也没听说过他出去找过女人,所以我觉得我的 报答他一定很喜欢。但是他拒绝了,虽然他说愿意当我的干爹。我应该很开心, 毕竟这证明了他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色鬼,但是我又有些失落,是自己缺乏魅力 么?

一周之前的一个晚上,那天是我永远不想回忆的噩梦。当天,我在茶室上班 到晚上11点才下班,骑车路过一个小巷子。平时我是不敢走那边的,毕竟挺黑 的。但是今晚我看到有辆车在那里,车灯开的很亮,所以我决定从这边走,毕竟 可以节约不短的一段路。

途径那辆车旁边的时候,由于车灯太晃眼,我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我连忙 下去道歉,结果被那个人抱住了,我看清了,原来是这一片的无赖周瘸子。

周瘸子是个混混,今年三十多岁,年轻时候和别人斗狠被打断了腿,落下了 残疾。

结果他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彻底变成了无赖。他组织一群残疾人,自封老大, 四处惹事生非,做很多无赖事情,比如帮人要账,比如当医闹,比如收保护费, 等等。他经常开着辆报废车在路上横行霸道,连警察都不敢惹他,曾经有警察要 处罚他,结果交警队和那警察家里被一群残疾人持续骚扰了一个星期,知道把周 瘸子放了才作罢,从此以后,周瘸子更加肆无忌惮。

今天被他讹上了,我觉得很害怕,他好像喝了酒,要我赔偿他医药费。我问 他多少钱,他说一万块。我吓哭了,说:「我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我可以找我干 爹帮忙。」他说:「你干爹是谁。」我说:「就是清茗茶室的吕老板。」周瘸子 不屑地说:「你别抬出老驴头来压我,他连自己家里人都保护不好,怎么会有本 事管你。」

说着,周瘸子强行把我拽上了车,然后载到了他的廉租房里。周瘸子把门反 锁上,就过来脱我的衣服,嘴里说着:「陪我一个月,那一万块就不要了。」

我吓坏了,拼命反抗。然而我力气没他大,又被他抓住头发打了几个耳光。 我被吓呆了,怔怔的任他脱去上衣和胸罩。然后他把我推倒在床上,亲我的乳房。 他亲的很用力,还啃咬乳头和乳晕,我惊醒了,又努力推他,结果越发刺激了他 的兽欲,他把我翻过来让我趴在床上,用一副皮手铐把我的双手捆到背后,撕裂 我的裤子,还用一根皮带抽打我的屁股。我被打疼了,哭出声来,也放松了挣扎。

「这样才对嘛,你乖乖的,我一定让你也舒服。」周瘸子淫笑着脱去我的裤 子,撕开我的内裤,然后把嘴塞到了我的阴部,舔弄我处女的蜜穴。在他的舔弄 之下,我下面居然出水了。我觉得很羞耻,呜咽声更大了。

他却更兴奋了,说:「真是个天生的婊子。」然后脱下裤子,把他丑陋的阴 茎顶在了我的阴门。我发觉就要失身了,于是努力晃动身体试图摆脱。他一只手 按住我,另一只手扶着阴茎,强行刺进了我的身体。那一刻,我觉得很疼,很疼, 身体仿佛被撕裂了,痛的弓起腰来。

「妈的,居然是处女,真不错,哈哈哈哈。」周瘸子一边抽插,一边兴奋的 叫起来。然后他从背后把全身压在了我的身上,耸动着屁股。

他的阴茎并不很长,但是比较粗,每次抽插的时候,我的穴肉仿佛都被带了 出来又挤了进去,这对于没有任何性经验的我来说,那种胀痛简直是难以承受的。 我一边哭着,一边忍受着他的奸淫。

他奸弄了一会儿,看我不再反抗,就解开了我的双手,把我翻过来,从正面 继续他的奸淫。我没力气了,只能喘息着。他试图来亲我的嘴,我避开了,我不 想和他这样的人渣接吻,而且他嘴里的口臭让我作呕。他扳住我的下巴,再度把 嘴送过来。我咬紧了牙,不给他的舌头进入。

他努力了一会儿,也就放弃了。然后他继续专心的奸淫我。这个姿势保持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射了。我处女的子宫也被他玷污了。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 干爹,如果他当天要了我,起码我不会这么遗憾。

周瘸子翻身下来,我坐起来,收拾衣服要走。他不让,用皮手铐把我的双手 铐在床头,然后还用我的内裤堵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叫喊。

周瘸子似乎也累了,抱着我沉沉的睡去。我也累的要死,昏睡了过去。

早晨醒来的时候,周瘸子已经解开了我的绳子,又压到了我的身上,我没有 反抗,反正已经被他奸淫过了,多一次少一次也没什么关系。下面还是疼的厉害, 但是比昨晚要好一些。阴茎刺激着阴唇、阴蒂和穴肉,以至于我居然有了快感, 呻吟起来。周瘸子这次没坚持多久,就内射了。他去厨房拿了吃的过来,抱着我 吃早餐,也拿了我的一份。我也饿了,就坐在他腿上吃了起来。

吃完了,他找出一件牛仔裤让我穿上,内裤被撕裂了,他就没让我穿。然后 他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开车送我回家。

那一刻我很无助,只想早点回家,就对他说了地址。他开车到了我家楼下, 对我说:「你不要想着报警,警察也拿我没办法,不要给你父母找麻烦。过几天 我再找你。」

我下了车,匆匆的跑到楼上,看见他开车走了。

父母都还在医院,我走进浴室,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试图让水流来荡涤我所 承受的侮辱和肮脏。

其后的几天,我都早早的跑到学校去上课,没去茶室上班。我想过去跟吕老 板当面说,但是我想自己都已经脏了,也没脸再去见他了,所以只是打了个电话, 告诉他我家里有事,先不去上班了。

幸好周瘸子也没在这几天找我。当我以为这事情就作为一场噩梦过去的时候, 周瘸子却在五一当天打了我的电话,我挂断了,他又打,我又挂断。然后他发了 一条短信,威胁我如果不接电话就到我家里去闹,反正他知道我住哪。

我害怕了,给他回拨了过去。他淫笑着说:「小妞,这几天有没有想我?我 这就去学校接你,二十分钟后到北门,如果你不出来,我就在门口宣扬我们的关 系。」

挣扎了一番,我想过给干爹打电话求助,但我想他只是个外来户,惹不起周 瘸子这样的地头蛇,还是不要给他添麻烦了。

周瘸子接了我,又拉到他的廉租房。他从饭店打包了几个菜,拉着我吃饭, 还要我用嘴含了酒喂他,说这叫「皮杯」。

吃过饭,他拉着我进了浴室,脱光了我的衣服,把喷头开到最大,冲击着我 的胴体。

当他把喷头对着我的阴部冲刷时,水流刺激了我的敏感带,我居然呻吟出起 来。

「小婊子,这样都能兴奋,真是天生的淫妇。」周瘸子狞笑着,一边揉搓着 我的乳房。

然后他让我扶着墙背对着他,他从背后扦了进来,挤得我鲜嫩的穴肉汁水淋 漓。

那一整日我都在承受他的奸淫,他不让我穿衣服,就这么光着身子,无论吃 饭还是睡觉,这样方便他随时奸淫。晚上他还用电脑播放了几部A片,有日本的, 也有欧美的,看得起兴了就让我和他做爱,并模仿其中的桥段。我照做了,甚至 给他做了乳交、臀交、足交,但我拒绝了肛交和口交,我觉得那两种都难以接受。

第二天,周瘸子打了一个电话,约了一个叫东哥的人来。东哥来了,他年纪 不算大,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周瘸子叫了外卖,和他喝起酒来,很是谄媚。 我裹着浴巾在一边作陪,引得东哥的目光一个劲儿的在我身体上流连。我一开始 觉得有点羞涩,但喝了两杯白酒之后就感觉无所谓了,反正我身子已经脏了,自 爆自弃算了。

东哥好像喝的热了,也脱了衣服,然后一把把我抱在腿上,抚摸着我的阴部。 他比周瘸子会摸,一会儿功夫我就淫水荡漾了。他把阴茎捅进我的阴道,让我在 他腿上摇曳着身体。这种姿势我和周瘸子也试过了,但是东哥的阴茎比周瘸子的 要长一些,感觉不太一样,我兴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容易高潮。事后我才 知道,他们在我的酒里放了春药。

后来我就迷失了,周瘸子和东哥轮流和我交媾,还用摄像机拍摄下来。

「小婊子,再浪一点,让大家都看看你淫荡的模样。」听着周瘸子的脏话, 摄像机对准了我和东哥连接在一起的阴部,我想象了别人都在观赏我做爱的场景, 更加的兴奋,感觉自己就像AV里那些放浪的艳星。我甚至接受了口交,周瘸子 很开心,他用阴茎狠狠的干我的小嘴,同时东哥在背后干我的小穴,还用力打我 的屁股,说喜欢我摇动的臀浪。然后,他们互换位置,轮流享受我的小嘴和蜜穴。

淫靡的一天过去了,我记不清自己被内射了多少次,小嘴也酸酸的,一股怪 味,全身都酥软了。早晨东哥又跟我打了晨炮,然后有事走了。周瘸子让我休息 了一会儿,然后开车送我回家。他说明天晚上七点来接我,让我去学习坐台给他 挣钱,但是当天不会让我出台,因为晚上要我去陪东哥的老大。

我已经觉得无所谓了,上去之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但是晚上还是在屋里哭 了很久。

第二天晚上,周瘸子真的来了,我在邻居异样的目光里上了他的车。他把我 拉到了倾城夜色,交代给花姐,然后就走掉了。花姐带我换了晚礼服,丝绸材质 的,好滑。

九点的时候,我被安排在T台上走秀,我没走过,可能步伐不太标准,但是 我还是被点中了,那一刻我甚至有点自豪。

但是当看到点我的人是干爹的时候,我慌了。原来我一直在骗自己,原来我 这么的在乎他。他似乎看出了什么,但是他没说。我决定今晚好好陪他,因为我 喜欢他。

他和我接吻了,还摸了我。后来还帮我抵挡了老严的色手,我很开心,原来 他心里还是有我的。

干爹要带我出台,我看得出来他很想要我,毕竟他憋了这么久了。我决定不 管了,无论如何我要陪他,为了这个我爱的男人。

我们做爱了。原来性爱可以如此的美好,没想到干爹真是老当益壮,体力不 输年轻人,一点没表现出他这个年纪应有的疲态。

这美好的夜晚还是被周瘸子打破了,他的电话让我所有的遮掩都遁于无形。 那一刻我差点崩溃了,为什么我想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待一会儿这么困难。

干爹抱着安慰我,让我告诉他一切事实。我一开始没说,因为他只是个开着 辆帕萨特的小老板而已,他得罪不起周瘸子这样的地头蛇,周瘸子甚至能让他的 茶室也无法为继。

干爹生气了,说如果不说实话以后都不喜欢我了。那一刻我觉得心好痛,我 知道自己不能没有他,于是我向他坦白了一切。

干爹没多说什么,问了周瘸子家地址之后直接打了个电话给一个叫小古的人, 约定十分钟后在周瘸子家楼下见。他开车带我到了地方,小古带着三个人已经在 那等着了。干爹让我指路,然后敲开了周瘸子家的门。

周瘸子骂骂咧咧的出来,说:「臭婊子,以后再敢不听话,绝对要你好看, 这都让乌老大等了多长时间了?」

等他一开门,干爹把我拉到了身后,问他:「你是周瘸子?」

周瘸子一愣,说:「是啊,你谁啊?」

然后干爹一脚把他踹到地上。小古的另三个伙伴直接冲进去,用橡胶警棍打 着周瘸子。

这时候东哥和另一个染着黄头发脖子上带着金链子的人从卧室走了出来,估 计那个是乌老大,本能的想要抄家伙,结果小古喊了一声:「公司办事,谁敢动?」

这一声让他们两个都停住了脚步。干爹走过去,说:「谁是陈东?」

东哥回说:「我是。」

干爹走上前去,说:「认识我吗?」

东哥说:「不认识。」

乌老大却在一旁赶紧说:「认识,认识。」

「嗯,不错,还真有识货的,你是乌老大?」

乌老大的额头躺起了汗,说:「是我,是我,我们有眼不是泰山,得罪了您, 请您划下道来,我们一定办到。」

「嗯,好说。」干爹说着,示意东哥走近点,然后一脚把他踹倒。东哥挣起 来要还手,乌老大厉声制止了他。干爹看起来很满意,又一脚踹倒,再示意他起 来,如此五六次。

那边已经打得周瘸子呜呜乱叫了,干爹一回头,说:「小古,把他的另一条 腿打瘸。」

小古说:「是,师父。」然后让两个人架着周瘸子的那条好腿,从腰间抽出 一根钢管,一下子把周瘸子的脚踝打碎。周瘸子凄厉的叫声,估计整个小区都能 听见。干爹走到乌老大面前,对他说:「乌老大,我知道你上面的老大是省城的 王二柱,你给他打个电话,然后想好明早怎么跟我道歉。我的干女儿也是你们敢 动的?对了,把这个瘸子送到医院去吧。医药费要不要我来付?」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出就行了。「乌老大赶忙自己说道。

「嗯,很好。等他出院的时候再通知我一下,我要继续打断他的腿。还有, 不许他截肢,必须这么拖着走路,知道么?对了,那视频呢?」

东哥爬起来,把周瘸子的DV和笔记本电脑都抱了出来。

小古接了,干爹拽着吓懵了的我,带着小古他们走了出来,乌老大走到门口 点头哈腰的相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