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可怕恶戏

作者:admin人气:862来源:





  “呵……欠……”广野悦子在老师转身面向黑板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个清爽短发,样貌可爱的美少女,感到上课是一件很沉闷的事。她用笔干碰了碰坐在邻桌的同学,轻声说:“喂,美美,今天干甚么好?”

  “甚么?”另一位少女名叫本庄真奈美,她有一把紮成马尾的秀发,较阔的额和稍高的鼻,看上去有点像混血儿的样子的美人胚子。

  “我当然是在说放学后的事啊!”

  “干甚么好啊……钱又不够……”真奈美看来不是太热心地答。

  这是星期五的下午,在东京黎明女子学校高中部的一间课室。两个少女在商量着下课后去做甚么事好。

  “就一如以往,以电话交友形式向那些大叔借点钱便可以了!”悦子向好友提议。

  “小悦你怎么经常也想做这种事啊!”

  “甚么啊,又不是只是我在做,你不是也曾和我一起做吗!”

  “我也不是想做的,只是你喜欢我也没办法,而且这样我怕?出事啊!”

  “不要紧!有甚么事发生的话立刻溜便可以了,以前不是一向也是很顺利吗!”

  “喂!那边的两个人!”由教坛传来一把锐利的声音,把二人的对话中断。发出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教师﹔他警告二人不可在课堂中谈话。不过,二人根本不把这个新来的教师放在眼内。悦子立刻站起来说:“老师,因为我对你在教的数学有点地方不明白,所以才问问真奈美同学而已!”

  放学后,少女们一起在涉谷的街头出现。二人都穿着纯白色的水手式校服,与及长至膝上十五公分的短裙,散发着趋向成熟途中的年青少女身体的魅力。而二人都十分适合这水手服打扮,广野悦子的身体较圆润,而本庄真奈美则是高佻而纤瘦形。不过是肥是瘦也好,二人都拥有着发?良好,不小的胸脯。在挺起的白色制服下感受到那澎胀的乳房,加上短裙下结实大腿的肉质感,在在令人感到少女的魅力。

  “氏磨那傢伙,脑子一定有点问题吧!”

  在并木道上走着的悦子,仍在诉说刚才学校中的事。她外表虽然可爱,说话却像时下的少年男女般毫不留情。她口中所说的氏磨就是刚才数学课中叱责二人的教师氏田惟人,这个新来任教的男老师外貌很年轻,一入到这所女子中学便吸引了大量女生的注视,只是他对这种注目似乎有点狼狈,一副纯情教师模样,令人联想其多数出身自有教养的家庭,因而学生们用上了代表贵族的“磨”字,给他起了个叫“氏磨”的别名。

  “一定还在向母亲撒娇吧!”真奈美也和应着好友去讽刺氏田,二人对自己的上课态度毫无反省的意思。“真的,那像个小孩的面孔!”

  “那小子,看来可能是个恋母狂的童贞小子呢!”

  “回家后可能还和妈妈哭诉:讨厌啊,刚才上课时有两个女生不肯听书,其中一个叫广野悦子的还用可怕的眼神瞟着我,好恐怖哦妈妈……”

  “哈哈……美美,真搅笑!”悦子捧腹大笑着,“可是为甚么说我眼神恐怖?”

  “不是吗,看你那时一脸怒容!”

  “因为那小子只自顾自地教着,根本不理?人家明不明白!”

  “那小子确教得不好,可是对小悦来说似乎一向也差不多啊!”

  “是啊,我最讨厌数学了,真羨慕美美你,平时和我一起经常去玩,但到测验时分数却比我好得多了!”

  “你不知道,我一回家便像到了地狱般被人迫着念书啊!”

  “对,美美的妈妈和姊姊都是才女啊!”

  “因此,才显得我这不良少女更没出色吧!”真奈美的母亲是美术大学讲师,比她大三岁的姊姊现在在国立大学法律系就读,真奈美所读的黎明女中也算是上佳的名校,但以其成绩几乎百份百不可能考得上一流的大学。

  “对,你是本庄家的小可爱啊!”

  “小悦,别这样叫我啊!”本庄家的人确是常叫真奈美做“小可爱”,然而那绝非讚美的意思,而是在暗喻她只得外表可爱,脑子却空空的没甚么才学。

  “每次打电话去你家时你妈妈和真知子姐姐都是如此叫你的啊。”

  “所以我多少次叫她们别这样叫,真是讨厌极了!”真奈美竖起柳眉,一脸怒容的样子。家中只有父亲一人是真正认同她的,可是他在一年前起因工事而长期留驻在海外。

  “好,别说了。是呢,美美知道甚么叫口交吗?”

  “你、你说甚么啊!……在这么多人的街上……”真奈美被悦子唐突的问题弄得十分狼狈。二人这时正在走着满佈游戏机中心和卡拉OK店的繁华街道上。

  “不用担心,没有人?听到的啦!”

  “你从甚么地方听到这种事?”

  “是B班的?口啊,那小妞常在做着援助交际的事,上次遇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大叔,强迫她做口交,结果给了很多小费啊!”

  “真是大胆啊……”

  “美美,我们现在便试试电话交友吧!”

  “甚么援交、口交的,我可不做的啊!”

  “知道了,看看,是昨天我捡到的纸!”

  “甚么,”寂寞的你来电“?”

  “是电话徵友俱乐部啊!好像很有趣喔!”悦子的脸闪着好奇的光辉。

  “好像是很危险的东西,别理它吧!”

  “别怕!来这里……”

  二人来到一个公众电话前,悦子推了真奈美入去后,自己跟着挤了进去。

  “好挤啊!”

  “不用怕,来,打这电话!”

  悦子跟着单张上的电话号码拨电。电话声响了两下后,另一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喂喂!”

  “是,我看到了单张上的徵求……”

  “太欢迎了!一定是位美人吧!”

  “你怎知道?”

  “我叫派传单的那人见到美女才好派的啊!”

  “嘻嘻,真喜欢说笑!你就是电话交友俱乐部的主人?”

  “对!听你的声音,好像很年轻啊!”

  “我今年高二。”

  “那一间学校?”

  “秘密!但我们是穿着校服的,所以如果你见到我们时便?知的了!”

  “等等!小悦……”看见悦子谈得越来越起劲,真奈美却不是太感兴趣。

  “原来你们有两个人啊!”

  “对!这里还有另一个,同样是美人呢!”

  “太好了,我们这里刚巧也是两个人!”

  悦子对身旁的真奈美说:“真巧,对方也有两个人!”

  “喂喂?你们真是穿着校服吗?”

  “不错,是纯白的校服!”

  “真是太高兴了,和两个校服大美人谈话!”

  “嘻!真懂说话!”

  “不如大家出来见见面喝杯茶吧?”

  “见面?”

  “对,喝杯茶,或者去卡拉OK也可!”

  悦子转身对真奈美低声说:“怎好?”

  “你觉得他是个甚么人?”

  “听来不像是危险的人。”

  “那,可以先约定看看吧!”真奈美感到悦子的意思,她心想在电话中的约定不遵守也没关系,所以应没有甚么危险。“喂!三十分钟后车站前的铜像处等好吗?”

  “明白了,三十分钟后车站前的铜像对吗!但我们是认真的,你们真的会来吗?”

  “没问题啊,可是到时我怎认得你们?”

  “我们会在胸前插一支红玫魂的。”

  “红玫瑰?你说真的?”

  “真的啊!好了,就这样,待会儿见!”电话挂掉后,悦子转身对真奈美说:“胸前插一支红玫魂,不是很滑稽吗!”

  “可是,如此看来对方真是很认真的,喝茶也就算了,但如果被他们絏着不放怎办?”真奈美在心思和行动上都比其好友深思熟虑。

  “那么,不如不要去了!”

  “这可能最好了。”

  “可是……我还是想看看他们是甚么样子啊!不如我们就躲在远处看一看,之后就立刻走便可了!”

  “没你法子……”

  “这样不是很刺激吗,而且也没甚么危险!”悦子兴趣十足地笑着。对於电话交友,二人都充满好奇心。

  二人在约定时间约五分钟前来到了位於涉谷站西口的这个铜像前。二人躲了在车站大楼中,一个能把西口广场一览无遗的位置。

  “怎样,来了没有?”

  “还未见……”

  二人把目光集中在铜像周围,那里约有十数各男女站在附近或坐在周围的铁栏上,有人在等着朋友,也有人是漫无目的。只是,当中似乎不见有像是二人所等的男人。

  “好像还未来到呢!”

  “可能只是一人来接我们,另一人在另一地方等。”二人横扫场中的单身男人。

  “看看那个!”悦子指着在不远处一个独自站着的年青人。

  “真是他的话便不好了,样子很古板啊。”真奈美小声回答。

  那男人穿着黑色外套,下面是恤杉,袖口见到金色的手炼,看起来就像是个无业游民。

  “但胸口好像没有玫瑰……”

  “不错,而且他只得一人。”

  “看起来也没有美美你所说那么差,脸孔也挺英俊!”

  “想不到小悦你喜欢这类型呢!”

  “不是喜欢,只是有点兴趣而已。看看,那人染着茶色长发,倒陪茩绛痐H!”的确,他的一副打扮有点像目本街头表演的音乐人。

  “若是他的话……我们出去叫他好不好?”

  “最好不要吧!而且,也未必是他啊!”真奈美和悦子不同,对那些街道上游手好闲的青年没甚么好感。

  “啊,在看着这边呢?看着我们吗?”那长发青年的视线投射向她们二人的方向。

  “弄错了,小悦!”

  那男子望了一眼,复又把眼光望向巴士站那一带。不久,他便慢慢在二人视线中消失。

  “错了吗……”

  “已经过了约定时间,看来他们不会来了。”

  “真奇怪,听他们的语气不像会失约的啊!”

  悦子再静心注视四周,真奈美也跟着看。一会后,她突然大叫起来。

  “怎么了?”

  “搅不好,我们会不会反而被他们偷看?”

  “你是说……”

  “对方也有可能会想到我们会在车站中偷看这一点啊!”

  “那,他们可能躲在另一地方在看着我们?”

  “一定是这样!”

  二人对视一眼后,慌忙转身回望。之前她们一直在注视车站外的广场,而对车站大楼内的事物则毫不理会。

  “啊!……”就如真奈美所料,有一个男人正向她们二人望来。那人穿着全黑的恤杉和西裤,挂着暗色的领带,戴着一副金框的墨镜,面孔看不清楚,只见咀边四周有浓密的口髭。

  而那人翻开外衣,赫然见到在内袋中插着一支红玫瑰。

  二人的行动,已被人完全识破。

  “怎办好……”少女二人互相对望,第一个反应是想到要逃走。那男人和自己相距五、六步,且正向自己走近,要走便要立刻行动了。

  真奈美正想行动,却见到由她们的反方向也同时有一男子走过来。她立刻感到一阵冰冷:那男子正是刚才在铜像前见到的长发青年,而他胸前也是插着一支玫瑰!

  这时,之前的墨镜男人已来到二人面前,开口道:“刚才来电的便是你们二人了?”而一瞬间,那长发亦已来到,并和刚才的男人刚好一前一后把两个女高中生夹在中间。

  “不……不是我们……”悦子拼命想说慌。

  “怎?!校服也是和你刚才说的一样啊!”刚才一时口快说出自己所穿的校服式样,令悦子如今后悔莫及。

  “声音也是和刚才一样啊!”那长发青年的行动和其外表不相配地粗暴,他一下便伸手抓住悦子的手腕,把她向自己拉过来。

  “干甚么?放手啊!”

  “看!正是这把声音!”

  “最近有很多坏孩子。”那口髭男人说。“和人约定后并不出来,更躲在一旁一边看着别人在等的样子来取笑,你们应不是这种人吧!”

  二人无言以对,口髭男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虽没像长发青年般把凶狠挂在脸上,但反而更显出其深藏不露的性格。

  “拓也,放开手吧,你吓到两位小姐不感出声了!”

  “但,大哥……”

  “不怕!她们不是这种人!对吧两位小姐?”

  那长发青年放开手。当然,二人可就此再试逃走,但毕竟是自己捉弄人在先,而且如此形势也很难走得掉。

  “先来自我介绍吧!我叫比留间俊男,那边的是时田拓也。”那口髭男子除下了墨镜瞄向两个少女。在他一只深沉的眼内并射出一种尖锐的光芒,令二人心神一震。

  “到你们了!叫甚么名字?”

  两个少女无奈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是你们打电话来和我约定的吧!”

  “是……”真奈美小声答。她心知到此地步如何否认也是没用的了,不如老实承认以求博取对方一点好感。

  “是谁和我通话?”

  “喔,是我……”悦子声音发抖地答。

  “我早认出她的声音!”一旁的拓也说。

  “就是你说和我们见面的吧!”

  “是……”平时像是个不良少女的悦子,此刻在比留间带有极大威严和压迫力的气势下,也驯如羔羊般吓得要死。

  “那你应不是打算玩玩般的吧?”

  “……”

  “那为甚么躲在这里不出来?”

  “啊……不、不是刻意躲起,只是想相见前先看看对方是怎样的人……”真奈美代替吓得发抖的悦子回答。她本就是个比悦子成熟,性格也更为坚强的人。

  拓也冷笑。“原来是想先仔细束品评我们一下,那如果看到我们不合你意,哪你又打算要怎么做呢?”

  在拓也那粗暴的目光下,真奈美硬着头皮答道:“那便打算各自离开……”

  “你说甚么?”

  “等等,这样做好像有点不对啊,小姐……”

  比留间贴近真奈美,他散发另的威吓力令真奈美如坠冰窖。

  “既约好了便要遵守,不论对方是否你喜欢的类型。你不喜欢的话也应相见后才拒绝对方,不是吗?”

  真奈美对他的话无可反驳,虽然她心知一但相见后,要拒绝对方也非易事。

  “只是,既然你们如此老实,我也不是如此小气的。”比留间阴险的表情在瞬间换成笑容。“我们出发去喝茶和卡拉OK吧!”

  两个少女互望了一眼,大家都确认了对方的心意,然后一起点头同意,毕竟在这情况实在很难说出拒绝的话。

  “好,走吧,附近有间不错的店!”

  两男就这样伴着两个少女,一起向前走,二人把两个少女夹在中间,以便发生甚么事故时也可立刻对应。

  两男两女沿着东口出发,通过明治通,向惠比寿的方向前进。

  “真可爱的校服,是哪间学校呢?”拓也向身旁的悦子问道,因为见到她们顺从的态度,令拓也暂时收起了刚才粗暴的语气。

  “黎明啊!黎明女子学园听过吗?”悦子平服心情后,也渐回复了本来轻浮的语气,而且她本就是个乐观的人。而且说实在,拓也其实样子很不错,是悦子喜欢的类型,就算真的和他交友的话也不坏吧!

  “听过,好像是间很优秀的学校啊,原来这就是黎明的校服,设计不错,把胸部和腰部的曲线突出得很有魅力!”

  “自己改过的啊,裙子也比学校的规定短哦!”

  “原来如此,改得很酷哦”

  “谢谢!是呢,哥哥你……喜欢听音乐吗?”

  悦子仍记着拓也之前在铜像等待时,戴着随身听的样子。

  “这个吗?”拓也从衣袋中掏如一个耳茼。“是手提电话用的,我刚才一边等一边听着大哥如何找到你们,然后在他下令后走过来和他前后夹攻你们,这主意不坏吧?”

  二人到此终完全明白,自己是坠入他们精心设下的罗网之中,由此她们心里泛起一阵不安,感到自己就像猎物般落入陷阱之中。悦子在朋友间也曾听闻在涉谷有人专把女学生或OL捉住,然后强进她们去卖春,更担心自己遇上的是否正是这样的事。

  怎办好……

  她看着在身后约五米后的真奈美和比留间。美美好像仍未和男人做过这种事,而且以她一向的刚强性格也必不肯就范……

  “会入大学吗?”

  “咦?啊……大概不会了。”

  虽对拓也有一丝好感,但因为始终感到太危险了,所以悦子还是倾向想逃走。当然,真奈美自然是一开始便立下主意想逃的,但为了制造逃走的机?,她心知必须先令对方减低防范,因此便假装平静地和比留间谈天。

  回头看了真奈美一眼,悦子道:“美美虽也常和我一起玩,但功课方面倒一点不赖!”

  “美美?”

  “后面的真奈美啊,大家都是这样叫她的。”

  “她看来虽是个美人,但表情却很冰冷。”

  “美美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对一般男生完全不看在眼内啊。”

  “哦,是个刚强自傲的女人吗,不错呢!”

  “为甚么?”

  “大哥正好喜欢这类女人啊,因为这令他更有征服对方的欲望。”

  拓也说来一脸自然,但内中隐含的意味令悦子有点不寒而栗。“到了。”

  几人来到了一座楼高约二十多层的建物前,建物地下是汽车展示场,上几层则有证卷社、保险公司等的招牌。

  “在这处?”

  两个少女奇怪地道。这处无论怎样看也不像是喝茶店或卡拉OK店。

  “在最顶层有专为办公室职员而设的餐馆和卡拉OK房喔。”

  的确,在最上层有个餐馆的招牌。

  进入了升降机,真奈美看清楚了这是幢地上二十?层,地下两层的大厦。但来到顶层后,只见门外却是漆黑一片。

  “奇怪?我去看看!”

  比留间走出升降机,看了一会后便回来说:“原来这儿还有三十分钟才开店啊!”

  “那便去另一间店吧?”拓也提议。

  “没办法,走吧!”比留间道。

  二人的对话无论怎样看都像是预先排练好的一样。无论是对危险特别敏感的真奈美,还是早有警戒心的悦子,都对男子的说话感到绝不可信。二男一定有着甚么邪恶的企图,这是看来无用置疑的。

  比留间按下向下的按扭。乘这一刻悦子秘密地轻踏了真奈美的脚一下,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决定了必须尽快找机会逃走。

  可是还来不及,在升降机下降途中拓也已向悦子伸出魔手,抓在她的胸部。

  “很大呢,是DCup吧?”隔着校服,仍可感受到衣服下有弹性的肉感。

  “不要!干甚么啊!”悦子惊叫中想逃出他的魔手,但在狭窄的升降机中却难以办到。

  “不要!别碰啊!”

  “不顺从的话,当场脱光你啊!”

  “停手!把手离开小悦身体啊!”真奈美也提出抗议之声,她想出手相救,但她却被后面的比留间制止。

  “很恶的小妞们啊!”比留间一只手抱住真奈美身体,另一只手抓住她的马尾,把她的头拉扯向后。

  “叫了你要顺从啊!”

  啪!

  “啊!!”在狭小的升降机中响起打击声和少女的悲鸣。那是回复本来暴噪性情的拓也,掌掴了悦子一记耳光。

  “这样做的话……升降机停下后我会大声呼救啊!”看见好友被打,真奈美因惊恐和愤怒而颤抖着地说。

  “太可惜了,昇降机停下的地方是地狱十八层呢!”

  真奈美一时间还未明白比留间的说话,但当她一看升降机的按扭便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按下的是地下二层的按扭!

  “将有专车接送你们去个好地方啊!”

  另一方面,被拓也掌掴后的悦子,全身颤抖,眼眶含泪地呆站着。一直以来她交个不少男朋友,每个人都讚她美丽可爱和对她很温柔,故此被如此粗暴的对待实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所以这个打击令她像呆了般站着不动。

  升降机停了下来。

  “出去吧!”在两男摧促下两个少女踏出升降机。外面是一个地下停车场,天井上石屎中露出的灯光,照射着这个空间。四周看来空无一人。

  二人带着二女走向距升降机口约十米处一条柱子后的一辆汽车。当少女们看见这辆车后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单整架车是黑色,连车窗处也挂上了纯黑的布幕,防止外边的人看到车中的情形,故此一上了车将绝对叫天不应、叫地不闻。

  拓也取出了车匙正要开车。而悦子看到了她唯一的机会。

  她用尽全身的力向拓也一撞。拓也不拟有此向右飞退一步,刚好撞了在身旁的比留间身上!

  “美美,逃啊!!”悦子在大叫的同时已立刻开始奔跑,而一直留心着逃走机会的真奈美,也立刻拔足便跑。由於二人本来是站在二男的两边,所以此刻二人是朝相反方向跑出。

  “妈的!这个女人……”

  拓也一站定后立刻向悦子的方向追出,另一方面比留间在一秒后亦立刻向真奈美的方向追去。

  真奈美用尽平生最快速度狂奔,因她心知若被追到了则必无倖免。但运气不错的她看到在其五、六步前正好有度门,门上还亮着一支写着“出口”的指示灯。只要一出到街上便可大声呼救。只是也要看那度门是否真的打得开……

  “……成了!”

  那度门幸好并无锁上,真奈美头也不回地沿阶梯直上,像一年之久后,终於回到了夕阳残照的黄昏街道上。

  “嗄……嗄……”像虚脱般的真奈美,一边沿街道走着一边回头张望,却不见有人追出来。直至到了看不见那建筑物的位置后,才终於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想到了悦子,立刻拿出手电来拨了她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嘟……”

  打通了,却没人接听。真奈美心中泛起一丝不安,但无论如何也不敢走回刚才那建筑物那方去找她,心想只有等对方来电联络吧!回到涉谷车站,一边在人潮中走着一边等待悦子的电话,在未知好友情况前她也不想独自离去。

  ……然后在十五分钟后,终於等到悦子的来电了。

  “喂?美美吗?是小悦……”

  “小悦!你逃到安全地方了?”

  “我……被捉住了……现在在车上……”

  “!!”真奈美全身血液如倒流。

  “美美……求求你……别向任何人说……”悦子的声音带着饮泣声。跟着,比留间的声音响起:“明白了吗,若敢对任何人说出此事,你好友便要遭殃了!”

  “你们想对悦子做甚么?”

  “别紧张,只是想和她做些开心的事而已……当然,在那之前先要惩罚她刚才的行为!”

  “甚么?若你们敢对悦子怎样……我?报警喔!”

  “报警的话只?害了你好友,对不对,悦子?”

  “美美……求你不要报警!只要我从顺,他们今晚便?放我走……喔!!不要!”

  “怎么了,小悦?”

  “没甚么,只是脱下她的内裤,摸摸她的那处而已!”

  “怎么这样!”

  “明了没有?如你敢报警她便会更惨!”

  “你们何时放她?”

  “今晚约十一、二时吧,记着等我们电话吧!”对方挂了线,只余下震惊中的真奈美一个人在街中呆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