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家族的风月事业(9)

作者:admin人气:1411来源:



          第九章、风月母女花~身体的隐秘
                ——-
  关上豪华包间那紫金色的房门,隔绝掉走廊上各种喧嚣的淫靡声,马伟帅气
的拍了两下手掌,声控的霓虹射灯,和催情的环绕音响一同打开,瞬间我们就仿
佛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时空。
  纸醉金迷的气氛中,我们感到了一丝丝躁动的情欲,我的小穴里竟然也有了
一些燥热,感受到那种不同寻常的燥热,我警觉的看向自己的身体。最近我的身
体出现了一种未知的现象,确切的说是我的小穴发生了莫名现象,它会自动吸収
男人射入的精液,不是进入子宫,而是在阴道内就被吸收了。
  由于那感觉以前就轻微存在,以至于我都无法回想起,是何时才有的现象,
只是最近的感觉更明显了。不知道一会小穴会不会像前几次一样,把射入的精液
吸光,好在已经知道,哪不会对男人有什么不好影响,可是我还是对自己的身体,
感到有些畏惧。
  站到霓虹闪烁的大厅中间,我和马伟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拉着自己的小男
人,来到真皮的巨大沙发前,我们各自把他们按倒在沙发上。马伟也不急着换上
女装,我们就扒开兄弟俩的裤子,暴露出他们翘立起的阳具。健壮的大马,肉棍
看起来和他人一样的有着肌肉感,爆出的青筋,棕色的炮身,比起大屌飞黑亮的
炮身要好看的多。白胖的桶子,肉棍就搞笑一些了,不过也不小,只是太白了些,
龟头处还有一圈白嫩的包皮,通体细腻的奶白色,仿佛一块裹满奶油的棒状蛋糕,
好在这块蛋糕摸起来,并不像看上去那么软,而且还在缓缓增大变硬中,想来完
全变硬时,也就比他哥的肉棍小上一点,看来胖人的阳具也并不是都小的。
  我和马伟再次对望时,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戏弄。于是,马伟率先伸出
香舌,在大马的大龟头上舔弄了起来,我也跪姿的抬头仰视着桶子的肥脸,妩媚
的把他的奶油蛋糕放入嘴中,此时我的表情一定和吃蛋糕差不多吧。
  舌头挑动着它长软的包皮,感受着口中那滑嫩的触觉,有种仿佛含住一块软
滑奶油的错觉。舌尖顺着包皮的内层,顶入包皮中,沿着包皮中的龟头,一直顶
到龟头和包皮的连接处,只是包皮和肉棒粘连处的缝隙中,有着腥臊酸涩的味道,
舌头再次顺着连接处,围绕着龟头,画出一个圆,绕着龟头根部舔上一圈。
  我感觉到桶子的身体像女人一样的痉挛着,口中的蛋糕也在迅速变大,好在
长长的包皮依然是那样的香嫩软滑,包皮过长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抬眼看向马伟,马伟一手紧握着大马雄伟大炮的根部,舌尖轻轻在炮身的各
个部位划弄,另一只手把玩着大马那两只铁球般的蛋蛋,眼中戏谑的看着大马欲
仙般的表情,只是马伟一身的男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妖异的帅哥在给一个猛
男舔炮。大马仿佛也被眼前这个帅气人妖的妩媚所折服,好奇般的抚摸上马伟丰
满的胸部,马伟也顺从的让宽大的手掌深入自己的衣领,抓出自己的双乳,同时
挑逗般的把自己的一只大腿跨在大马的身前,让自己两腿之间的最神秘的部位,
展现在他的面前。大马很激动的,伸手拉开马伟的裤链,一条晶莹剔透的玉茎,
露了出来。大马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指撸动了几下,马伟白玉般的阳具渐渐的硬了
起来,大马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又用大嘴吸弄了几下,弄得马伟又羞又爽。
  马伟实在是忍耐不住了,就再次推到大马,咯咯笑道:「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不嫌弃我是人妖,还帮我吃棒棒。我先去换件女装,今天一定让你在妖哥的身上,
找到不一样的享受……哦,你不要洗了,我就喜欢你身上男人的味道……」
  说完马伟就妖媚的眨了一下眼睛,也不管自己暴露的部分,转身向包间的浴
室走去。
  我看了白胖的桶子一眼,也坏笑的对他眨眼说道:「小奶油,姐也去洗香香
了呦,你可要脱光光的等姐来伺候你哦……」说完也扭动着妩媚的背影向浴室走
出。感觉到背后两人在快速的脱着衣服和鞋子,我心里愕然的想着,这俩货也太
饥渴了吧,一会可别把我和马伟给折腾散了。
  大马和桶子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但两人从小被母亲一人带大,经历了很多人
间心酸。所以兄弟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如今两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为人仗
义。再加上兄弟二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都长了一副好身板,和那些成年的
壮汉在一起,也是不会落下风的,以两人的仗义,自然替人打架的事没少干,真
心的朋友也交了很多。后来由于桶子迷恋上了网络,过起了宅男的生活,还学了
不少黑客的技术,可是原本就很胖的他,这下就更是胖的不像样了。有一天他在
网上发现了我的主页,就好奇的天天关注着我们的动向,渐渐的就被我和马伟,
以及老妈的裸照所吸引,还推荐自己的哥哥和朋友们注册会员,主动给我们拉人
气,做起了我们粉丝团的团长。当初我还奇怪怎么有个网名叫「奶油大象」的,
天天把我的裸照转发到个个网站,如今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一大块奶油啊。
  我和马伟洗好后,就在浴室的更衣室里,找了几件性感的情趣内衣,各自穿
上后,就嬉戏了起来。「薇儿,你的小菊花,刚才洗的好仔细啊,是不是看上哪
个大个子了啊,大马这家伙还是很有男人味的啊,你虽是我男友,但是偶尔偷个
腥,我还是可以原谅的啊……呵呵……肿么脸红了啊,呵呵……」我一手抓着马
伟的肉棍,猥琐的打量着这个穿着红色情趣肚兜和网袜高跟鞋的妖艳美人妖。
  此时,马伟束着一个成熟美妇般的发髻,凹凸有致的白嫩身子上,点缀着各
式各样的珠宝和首饰,金色的腰链,闪闪的手镯和足链,宝石的耳环和发簪,手
指和脚指上都涂抹着红艳艳的美甲油。脸上画了一个妩媚妖娆的艳妆,但那浓艳
妆容下却完全没有半点粗俗的感觉,更多的是柔媚的风情和勾人的媚笑,与刚才
那个帅气的扮相完全不同,现在的他比女人还要跟加能引起男人的性欲,完全就
是一个古代帝王才能享有的床上玩物。
  马伟被我看得有些脸红,就无奈地点着我的头,笑着道:「呵呵……你这丫
头,又拿我开心啊。你哥我这不也是为了感谢人家吗,说得你哥我好像是只发情
的母猫……要不要我在这把你先正法了,让你看看咱俩谁更骚啊……兹兹……
  瞧瞧你,还穿了乳环,还说我骚,你不是更骚,还有现在要叫我薇儿,知道
吗。「
  马伟在我面前还是用那样大哥哥般的语气说着,不过他依然柔媚的声调和现
在的妖艳的装扮,着实是没什么教育感啊。加上我穿着一身性感的露乳紧身情趣
内衣,露出的乳头处还特意戴上了乳环,配上黑色性感的网袜高跟鞋,和他比,
真的有些骚劲外露。
  嬉笑中,我和马伟打闹着走出浴室,不过浴室外的景象,却把我们给镇住了。
浴室外,竟然多了十多个男人,而且都褪的光溜溜的。仔细一看都是我们的粉丝,
有的还裹着绷带,带着伤。我的头一阵眩晕,奶奶的,那俩小子怎么放那么多人
进来啊,看我怎么收拾那俩混蛋。不过找了一圈,都褪的光溜溜,杵着个肉棍子,
竟然没分出他们谁对谁,那个胖子藏哪去了,干脆喊了一声:
  「混蛋桶子,你们俩给姑奶奶藏哪去了。」
  「美姐我不就在这吗,没藏哪啊。」顺着声音一看,妈呀,这床上怎么多了
一个大白肉丸子啊,刚才看到,以为是他们堆的一个大被团子呢。这桶子褪的跟
头猪似得,腆着大肚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马躺在他旁边,竟然被他堆起的肥
肉给挡住了。
  「美姐,他们不是我们放进来的啊,是艳姐给他们开的门,让他们进来的啊。」
大马到是和我解释的挺清楚。靠,老妈,您这是玩哪道啊,一对马桶兄弟,还嫌
我们不够忙的,又放了那么多男人进来,这是要搞烂我们的节奏啊,我苦恼的想
着。马伟也是一阵晕眩的摇了摇头,手还不自然的放到了自己的腚花处,仿佛再
为自己的菊花担心着。呵呵,我好在有两个洞,他就一个洞可用,这回可有的受
了。
  「呵呵,美姐是我们求艳姐放我们进来的,艳姐可真是好人啊,还给我们五
折办了VIP,我们每人省了两万呢。」其中一个捂着肉棒的汉子傻傻说道。靠,
我说老妈怎么搞的,原来生意做到我们这来了,还收了人家的钱啊。
  看来我这个股东,也不得不给酒吧做点贡献了,想着就款款踱步的来到他们
中间,娇笑的抓住一个汉子的粗大阳具,笑着说道:「你们可真傻,被我老妈骗
了还不知道,你们买的只是VIP资格卡,以后VIP消费还是要另算的,不过
你们放心,有我在,以后你们在这消费,都给你们打八折。」说完我就主动的跪
在他面前,吃起了他的阳具。
  其他人一看好戏开始了,也都围了上来,有的还向马伟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马伟只是无奈摇摇头,就也找了一个汉子,跪下舔弄起来。马桶兄弟也赶快挤上
来,找了个好位置,伸出大手,在我们的身上抚摸起来。我只感觉到不知多少只
手,在我的腰臀和双乳上揉捏,不时地还会有几只手,争着挤入我的两腿之间,
把他们的手指抠入我的嫩穴中,此时我只有无所谓的任由他们抠摸。
  他们一只只手掌争先恐后对着我的小穴抠入着,不过很快就有其他的大手,
按耐不住等待,把目标放到了我的后庭处,抚摸几下后,发现我并没有拒绝的意
思,第一根手指很快就插入了我的菊门中,感觉到那根手指只是在菊门的浅处抽
插,回头看去,原来是桶子,我妩媚的看了这个家伙一眼,缓缓的道:「傻样,
姐的菊花早就不是处女地了,你还害怕姐痛啊,尽管插进来吧。」
  我又看向马伟那边,大马也在抚摸着马伟的菊花看个不停,就是不敢下手的
样子,看得我都着急,于是我坏笑着对大马喊道;「大马,你妖哥的肛穴,刚才
在浴室里洗的可仔细了,他说要把菊花洗干净,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你看他的菊
花是不是被檫的很亮啊。」
  「你个小妮子,你哥都这样陪着你了,你还拿你哥我开玩笑,过会你们几个,
一定要替我收拾那骚妮子。」马伟一身珠光宝气的跪伏着,红色丝质肚兜下,白
玉的柔嫩肉棒淫荡的翘立着,看来他对自己现在的骚媚装扮也是很兴奋的。
  就在这时,大马有些受不住了,他激动扳过马伟的脸颊,吻上了那妖艳的红
唇,马伟也不抗拒的任由大马板着自己的头,顺从的让他热吻着自己。这样的画
面就仿佛是一个健壮的男人和一个妖艳美妇亲热一般,当然是在看不到马伟下边
挺立的肉棒前提下。
  当我看着他们时,自己却不知不觉的被几个男人,抬到了一张床上,几个人
抓着我的手脚,把我摆成了一个大字,我没好气的笑骂道:「靠,你们几个家伙,
也太色急了吧,搞得我感觉被强奸似的,你们这样抓着我的手脚,我可帮不到你
们,要知道姐的很多地方都可以让你们爽的啊。」几个家伙也是感到有些不好意
思,急忙放开我的手脚。我没好气的,风骚的拍了一个家伙的肚皮,然后用脚夹
住另一个家伙的阳具撸弄起来,嘴也叼住桶子的肉棒,两只手也不闲着,左右各
抓住另外的两只肉棒,然后侧身露出自己的两个穴口,说道:「这个姿势,就剩
下两个洞了,你们谁能弄入哪个洞,那个洞就给他玩到射,而且还可以射到里边。」
几个家伙听完,一起挤了上去试着用自己的阳具顶入其中一个洞内,几人下来,
还真被两个瘦点的家伙试成功了。
  另一边的马伟则要惨的多,被大马倒立的抱在怀里,大马坐在床边,马伟倒
立的两腿搭在大马肩上,嘴里正好吃到大马粗壮的阳具,大马的嘴也舔弄着马伟
的阳具,两只手拍打着马伟的丰臀,看不出来这个大马还真的挺会玩。一边还有
几个人伸手抚摸着马伟的美脚和美腿,抠弄着马伟的菊门,仿佛在欣赏着一件艺
术品。
  几分钟后,已经有几个人在我的各种方式下,射出了自己的精华,我都依次
把他们的阳具,用嘴舔干净,射出的精液,我也不剩的吸入嘴里。不过他们更多
的还是忍着,希望射入我的两个小穴里,我也只好改变姿势,趴在一人身上,让
他插入我前边的小穴,然后翘起臀部,让后面的人插入我的菊花里,就这样我被
前后夹攻着,让一对对的肉棒射在我的体内,感受着一股股热流射入自己的体内,
我感到了无比的舒畅。
  是的那种舒畅感绝对不正常,这是我最大的隐秘。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我
体内一直存在的那种感觉,此时仿佛更加的明显,我小穴里的某个部位,仿佛一
直在吸收着每次男人射入的精液,我可以肯定那不是子宫,在与子宫并列的某一
个区域,有着专门吸取精液的部位,会吸入每次男人射入的精液,然后,我就会
有一种舒畅的感觉。我现在怀疑那些精液最终都被我的身体吸收了,这听起来实
在是太诡异了,这个一直在我内心的秘密,即使老妈也不知道,我也绝不会把这
事暴露在医生面前,我可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在我的几次观察,老妈的身体没
有这种现象,我现在怀疑的就是我那个神秘的父亲了。
  想着自己身上的隐秘,我的精神有些分散,那边的马伟正被大马后入式的抽
插着菊门,他看到我的表情很奇怪,就示意大马抱他到我身边,大马听话的抱起
趴着的马伟,粗壮的茎部也不拔出,就这样一手托着马伟的臀部和大腿,一手搂
着马伟的胸部,来到了我的一边。看到狼狈的马伟,我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大
马看来是插着马伟不想出来了。马伟也是冲我无奈的咧咧嘴,不知是痛的他说不
出话,还是懒得张嘴说这囧事。
  刚刚在我身边的桶子看到了他哥的勇猛,仿佛也来了精神。抢着来到我劈开
的两腿间,挺着个白嫩的阳具,想像他哥那样,也插入我的菊花试试。只是他那
阳具的包皮太长,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引得众人一阵大笑,于是我只能伸出双手
扒开自己的臀肉,打开自己的菊门,给他看着清楚位置所在,他撸开包皮再试着
插了几次后,终于把他还算粗大的白嫩阳具,插入了我的后庭中,我只感觉一座
肉山压到了我的身上,那还只是他的肚皮,要不是他还是站着的,我恐怕会被压
散的。随着他前后的抖动,肚皮也是一直颤动,到是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没觉的
菊花有疼痛。马伟一边趴着被大马干着菊花,一边看着我被这样搞笑的干着,也
是嗤嗤的坏笑着,然后把嘴凑到我嘴上,和我热吻了起来,不过看到周围人眼里,
则是一种另类的刺激,两个情侣,男友装扮成艳妇,在被肏干着后庭,一边的女
友也在被另一个男人肏干着菊花,两人还在众人面前亲昵的热吻着,这景象也太
刺激了吧。